主页 > M阅生活 >科技发展不容造假!日本假细胞主角出书告白再掀风波 >

科技发展不容造假!日本假细胞主角出书告白再掀风波

2020-07-27来源:M阅生活
点赞:355
科技发展不容造假!日本假细胞主角出书告白再掀风波

上个月末,曾因造假培养 STAP 细胞的日本研究人员小保方晴子出版《あの日》心路手札,从自身的角度大谈 STAP 细胞事件始末。本书一出,再度让日本社会热烈讨论起研究伦理相关议题,并马上佔据日本亚马逊网路商店 畅销书第一名 。

小保方晴子 STAP 论文造假可说是日本近年最大规模的学术伦理事件。不仅文章遭《Nature》退回,小保方本人被撤销博士学位以外,甚至其导师,同时也是该文合作者笹井芳树因此上吊自杀,就连远在美国的合作学者 Charles Vacanti 也以引咎辞职。这也导致小保方晴子所属的日本理化研究所不得不启动全面清查高达 2 万份的所有出版物是否有造假或瓢窃之大动作。

科技发展不容造假!日本假细胞主角出书告白再掀风波
 小保方晴子《あの日》上市即攻佔日本 Amazon 销售榜第一名,图片截至 Amazon 日本官网
STAP 细胞的事件始末

2014 年年初,小保方晴子与该研究团队在《Nature》发表两篇论文,在第一篇文章里研究者指出,将刚出生老鼠的白血球藉由浸泡酸性溶液与离心抽离,再经由培养后,可获得具多项胚胎干细胞特徵的「STAP 细胞」。而第二篇论文则是试图证明 STAP 细胞干细胞具有实际分化成胚胎细胞的能力。更严格说起来,所谓「STAP」指的是「刺激触发性多能性获得细胞」,小保方晴子当时的「成就」,乃是以现有技术更为快速简单的方式,製造出具万能分化性之细胞。这种细胞若真的能成功,将可能发展成複製人类任何器官或组织再移植至人体的重大成就。

由于该论文在当时可说是划时代的发现性,立刻受到高度的重视。然而,随后就有许多学者指出小保方的论文有问题,日本理化研究所并在该年二月成立调查委员会,对该论文进行调查,随即在 4 月公布该论文有篡改、捏造等造假问题。这次公布中,小保方最大的问题有两点:第一是该论文的图片是伪造而成,第二则是该研究的实验纪录份量实在太少了,少到明显让人无法準确追蹤。不过,这两项疑虑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

2014 年 7 月 2 日,《Nature》正式撤回这两篇论文,并在撤稿通知中发表最核心的发现:STAP 细胞与实验中使用的细胞有不一样的遗传背景。白话一点讲,该论文不是什幺实验不够严谨、引用图表有瑕疵这种「粗心大意」的错误,而是打从一开始就是假的 。另外,《Nature》在日后的另一份报告中也说明,其他国家的 7 组研究团队无论在各种环境下实行 133 重複实验,都无法还原小保方的实验结果。

《那一日》内说了什幺?

面对排山倒海的学术与社会质疑,小保方晴子并不是没有平反的机会。2014 3 月小保方就已寄出修改后的版本给《Nature》杂誌,然而当时并未接受该文章;早稻田大学也曾给予小保方一年的修改论文期限,然而小保方修改后提出的论文未达到博士论文水準,因此正式取消其博士学位。不过在这中间,小保方本人却对外界批评保持「自己是清白的」、「只是操作等技术错误」等反驳式的态度。

事实上,上个月所出版的《那一日》手札也大多保持这种驳斥外界质疑的观点。根据日媒 IT media 的专题报导 ,小保方晴子虽在一开始引起社会骚动向大众道歉,不过同时也表达「一点邪念都没有」、「并没有製作欺骗世人的图表」、「人生再来一次还是会选择做研究」等念头,并且宣称审查过程中受到了日本理化研究所的陷害。根据另一间日媒 现代 Business 的报导内容 ,小保方甚至指责「媒体逼迫得太紧」,每日新闻的女性记者是抱持「杀意」在对小保方她本人进行取材攻势,NHK 的记者也不断向她寄送採访简讯,整个人生活在受大众媒体包围的恐怖生活中。

而 精神科医师片田珠美 对本书表示「充满被害者意识」。她说明一般这种受到公众指责的当事人,多半以「一时被慾望与贪婪沖昏头」解释自己的行为,但小保方却很可能因具有强烈的自爱,选择以「我并没有错」的角度强烈正当化自己的行为。

回观台湾的论文瑕疵事件

把角度稍微转回台湾一下,近年来台湾也爆发不少论文涉嫌抄袭、造假,甚至是违规审查的事件。例如 2014 年爆发的陈震远伪造同侪审查,让其相关 60 篇论文遭撤销,导致当时共同挂名的教育部长蒋伟宁也一併下台。这起丑闻甚至还登上了 华盛顿邮报 ,也让 《Nature》专文讨论 批判自动出版送审系统的弱点。

科技发展不容造假!日本假细胞主角出书告白再掀风波
《Nature》以专文讨论陈震远伪造审查事件,并揭露自动出版送审系统弱点,图片截至 Nature 官网

不仅如此,今年初台大也爆发了「能源国家型计画」研究助理吕锡民涉嫌多次抄袭的事件。根据 报导 ,该计画是由科技部与经济部跨部会投资,总金额逾两百多亿的大型计画,但吕锡民却涉嫌拼凑多部外部研究成果,并一稿多投至国际期刊;同时,去年年底明道大学中文系主任罗文玲也被多位学者 踢爆 ,该升等论文大量抄袭中国着作。

从小保方事件我们可以看到什幺?

的确,无论是哪个国家,学术圈并不少见造假、抄袭或是种种瑕疵的情形,而衍生出的恪遵学术伦理的相关讨论也不在少数。不过除了讨论学术伦理本身以外,或许也可从本事件之处,作为大众或相关人士值得审思的地方。

小保方事件在爆发初期,当时有许多支持小保方晴子的人士认为,当初小保方被称为「理科研究女性之星」因而树大招风;虽然事后证明小保方确实造假,不过,从当时论文发表初期,包括小保方本人在内,研究团队在媒体操作上都刻意让小保方的女性身份作为发表的亮点之一。这不是说研究者不能按其喜好,布置其学术环境;但当它成为一种利用性别刻意塑造的公关手法,是否就会有所问题?就像上面连结文章所述的,当时日本社会很可能关注的是女研究人员的「人物个性」,即使到了现在发表《那一日》手札,很多媒体或评论依然延续这个脉络,把重点放在将小保方形容成「死不认错」的女性;甚至可以说,小保方本人一味强调「自身清白」也没跳脱出这种论述。

当时台湾爆发陈震远案时,许多人把矛头指向时任教育部长蒋伟宁也是类似的情形。这种脉络本身并没有错,但对社会大众一同协助学术圈自省的帮助程度却是有限。虽然学术高门槛也在于,本身要判断其成果真伪也只能靠相关领域的少数专家。但从结构角度来看,台湾学术圈若没有那幺崇尚「论文点数至上」,过于急躁的评鉴升等办法,或是也能从小保方事件自我避免过度公关包装的情形,是不是也能更多避免一些因压力急就章所产出的虚假成果呢?

甚至大众对科学研究,甚至到科技应用领域的关心与道德期待是否能再多一点?科学与科技,就是一个国家的实际竞争力之一,在这两个领域内,可以犯错,可以失败,但不能容下一点虚假。这应是社会大众的坚定共识,而非仅限于学术象牙塔中的游戏规则。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科技发展不容造假!日本假细胞主角出书告白再掀风波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