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阅生活 >【专访】朱天衣:如果有前世今生,女儿就是我上辈子的导师 >

【专访】朱天衣:如果有前世今生,女儿就是我上辈子的导师

2020-06-12来源:M阅生活
点赞:265
自幼便与流浪动物结下不解之缘,长期对环境保育不遗余力的作家朱天衣,除了持续为弱势发声,也致力于培育作文人才,累积了长达30年的作文教学经验。不过很少人知道,即使出身于文学气息浓厚的家庭中,在充满叛逆想法的青少年时期,朱天衣对写作这件事曾是相当抗拒的。而自从结束前一段婚姻之后,一直与女儿保持亦师亦友的关係,认为女儿教会她的事情很多,甚至是「上辈子的导师」。

【专访】朱天衣:如果有前世今生,女儿就是我上辈子的导师

朱天衣为文坛知名作家朱西甯及日本文学翻译家刘慕沙的幺女,另有两位姐姐朱天文、朱天心,皆在台湾文学界有着非凡的成就。朱西甯在半个世纪的写作生涯中,出版过数十部小说及散文作品,对三个女儿在文学方面的表现,影响甚鉅。朱天衣回忆起家中「开放式」的教育态度,就是开启三姐妹文学生涯大门的钥匙。

「父亲从来不把期望放在我们身上,给我们压力,他只是营造一个很适合文学创作的环境。」朱天衣表示,小时候家中藏书非常多,种类丰富、数量庞大,而且父母并不会限制孩子们阅读的书籍,三姐妹的阅读习惯,就是这样从小养成的。加上朱西甯往来的友人多为文学家、作家,包括当代名作家胡兰成,耳濡目染之下,也就让朱家三姐妹的文学素养根深柢固了。

然而,朱天衣认为,朱西甯让她看到的写作态度,才是影响她最深的关键。「听说父亲刚开始从事军职,还只是个士兵的时候,夜里大家熄灯就寝,他就拿着手电筒,凭藉着微弱的光线写着自己的东西;后来担任军官,也都是利用每週那一天半的休假不断写作。不同于一般人靠才华去写、有灵感才写,父亲的写作『细水长流、绵绵不绝』,每天固定写一千字以上,这辈子累积的文字量就很可观;写作之于父亲是一种用生命在进行的事情,需要经年累月去完成,没有任何侥倖。」

对朱天衣来说,朱西甯的身教凌驾于任何言语,那种对文学的热情,以及在创作上毫不倦怠的精神,造就了朱家三姐妹当今在文坛的地位与成就。

【专访】朱天衣:如果有前世今生,女儿就是我上辈子的导师

由于上一段婚姻没有维持很久,朱天衣陪伴女儿的时间并不多,就十分珍惜相聚的时光。「在她三岁时我就结束了那段婚姻,从此无法与她朝夕相处,我就不让自己成为一个见了面就不断纠正她、对她说教的母亲,而是像一种朋友关係,希望她有任何事情都愿意和我说。」

这样的相处模式,不仅拉近母女间的距离,也让朱天衣觉得在倾听的过程中获益良多,认为「如果有前世今生的话,她就是我上辈子的导师,从她的想法中我学了很多东西。」因此,朱天衣认为现在父母不一定要单方面「灌输」孩子很多东西,有时候静下来聆听,反而会有更多收穫。

「我们常说时光不能倒转,就是人这一生就像流水一样不会回头,可是一旦有了孩子的时候,就好像会跟着孩子,重新把很多人生历程再走一次。」朱天衣说,就像在孩子读幼稚园时,我们就会回想自己读幼稚园时的记忆;接下来到了每个阶段,都会有很多回忆。「所以我想孩子给我们很大的一个恩赐,就是让我们好像重新又活过了一次的感觉,是老天爷给我们一份非常好的礼物。」

【专访】朱天衣:如果有前世今生,女儿就是我上辈子的导师

朱天衣长年致力于动物、环境保育,为了让流浪动物有更宽广的居住场所,与夫婿王荣琪在新竹县关西镇马武督溪畔买地建屋,打造一个远离人烟的世外桃源,并名为「甯苑」以表示对父亲的纪念。

与朱天衣夫妻共同居住在甯苑的动物有猫、狗、鸡、鹅、鸽子、鹦鹉,总数超过五十只,朱天衣除了善尽饲养的责任,不但能叫出每只动物的名字,连性格、习惯都了若指掌,就像是和自己的孩子相处一般,也曾将山居生活点滴记录成册,与读者分享其中的趣味。和动物有如此深厚的情感,朱天衣表示,由于小时候常看母亲从外面带回来很多流浪猫、狗,很自然地,三姐妹也就把照顾流浪动物视为理所当然的事。

【专访】朱天衣:如果有前世今生,女儿就是我上辈子的导师

朱天衣认为,那种很容易被週遭弱势的人或动物影响,想要做点什幺的情怀,是一种心软的证明,而且在女儿身上也逐渐能看得见。「我希望我做这些事,不要影响她太深,因为真是一条非常辛苦的路,譬如家里有这幺多动物要照顾,要出国、出远门都不容易。付出的代价很大,不过获得的也很多,我觉得她会不自觉地慢慢走上这条路。」

【专访】朱天衣:如果有前世今生,女儿就是我上辈子的导师

虽然生长在文学世家,父母又给了良好的阅读环境,朱天衣却非从小就热爱写作,甚至曾经非常抗拒。「姐姐们从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写作,并在报章杂誌刊登作品,有些父亲的文友到了家中就会问我:『两个姐姐都在写了,妳怎幺还没开始?』这些话听多了,反而让我觉得『我为什幺要写?为什幺爸妈、姐姐这幺做,我就一定要跟着做?』所以那段时间我是很排斥写作的。」

忆起学生时代,朱天衣表示自己做过非常多的事情,像是练京剧练了十年、练唱歌也练了十年,还学过中国结、皮雕、绣花,都有不俗的成绩,但就是没接触写作。直到成家立业之后,慢慢体认到一些事情,才开始有写作的欲望及冲动。「全世界有几十亿人口,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但离开之后往往就不会再被记得;唯一能留下在这世上曾经走过一遭的证明,就是文字了。而且对我来说,写作也有一种整理想法的效果,藉着写出来的文字可以自己釐清很多问题,因此写作就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事情了。」

【专访】朱天衣:如果有前世今生,女儿就是我上辈子的导师

早年的着作以小说与散文为主,而自从1985年投入教职工作以来,也撰写多本作文教学书籍,培育过的学生超过三千名。「我从不觉得我在『教』作文,我是在『引导』。」朱天衣表示,作文不是一件需要教的事,只要能写字,就有能力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想法。「反而是很多父母、师长,急迫地要求孩子写出很制式的东西,认为开头一定要怎幺写、结尾一定要怎幺写、怎幺样才能拿高分、参加比赛……这些东西加诸太多,写文章就会让孩子觉得寸步难行,十分痛苦。」

朱天衣在面对刚开始学习作文的孩子,就是先排除他们认为作文最可怕的部分,再鼓励他们把自己的感受写出来,像是「选出三件最害怕的事情」,请他们试图写出害怕的情绪,一旦会描写情绪,内容自然会丰富。

【专访】朱天衣:如果有前世今生,女儿就是我上辈子的导师

「我们常看到一种文章叫『流水帐』,就是从头到尾只在记录事情,完全没有作者本身的想法、感受、经验,所以一篇文章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有自己的东西,否则毫无独特性,便会非常无趣。」

因此朱天衣认为,父母及老师不需特意要求孩子写出什幺形式的文章,在7~12岁学龄儿童来说,给他们很多的空间,去尽情写自己想写的东西、享受写作的感觉,才会让他们在写作上真正成长。

【专访】朱天衣:如果有前世今生,女儿就是我上辈子的导师

无论是和女儿的相处、给学生的教学方式,或是在照顾流浪动物方面,朱天衣让我们看到了「凡事皆给予空间」的态度。其实人生很多事情没有一定的规则和标準答案,有时候我们想要在对方身上控制、掌握的东西太多,最终只是换来双方都不快乐的结果。给对方更多的空间,其实也是在帮助自己不要钻牛角尖、画地自限,相信在婚姻、亲子甚至是在职场上的同侪相处,都是放诸四海皆準。

【专访】朱天衣:如果有前世今生,女儿就是我上辈子的导师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