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尚生活 >手心千万别向上 >

手心千万别向上

2020-07-10来源:时尚生活
点赞:528

文/吴淡如  

我们乐意将手心向下给予,看所爱的人欢笑,也不能缺乏:同时有人将他得到的,放进你的手心里。

我这一代的女人,和上一代最大的不同是:虽然婚后还是尽力在为家庭付出自己,但是已经不那幺倚靠另一半的经济功能。

谈到现实生活要过得好,有八九成的人会说:「啊,靠自己最实在啦。」

就算婚姻很好,另一半收入非常高,但如果一个女人从出社会之后就自食其力,进入婚姻后,因为种种原因,自己若是没了收入,改打「伸手牌」,大部分的人都会觉得「不知哪里怪怪的」,就是有一种奇妙的自卑感油然而生。

「这种伸手的感觉,其实我到现在还没习惯。」先生是知名土木技师,已经当了十五年专职主妇的同学这幺对我说。

我是「自由业者」,也开了自己的公司,更替好几家公司工作。某天,与我业务有相关联繫的小芸要结婚了。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几年前,小芸告诉我,她有恐婚症。

从甜美又温柔的她口中听到恐婚症,有点令人惊讶。

每个人对于婚姻的看法多少与自己原生家庭的状况有关。小芸的爸妈在她很小的时候离婚了,而且各自在国外有了新家庭;这些年来,她一直是一个人飘飘蕩蕩在台湾。对于婚姻,始终放心不下。

她担心着「结婚可能会离婚」这件事。

当她有了固定交往的男友时,我曾经告诉她:「没人能保证结婚不会离婚,不过,离婚也没有你想像中艰难——看看好莱坞的明星吧,华人社会,把离婚和不道德划上某种隐形的等号,也未免让婚姻变得太沉重。如果你心中其实还有一点婚姻憧憬,又觉得这个男人错过可惜,那幺,姑且认真一试无妨,输了?再说了。」

我们总不能什幺都没试过,就先被吓得魂不附体,或者遥想失败便失魂落魄。这不就像还没开车上路,就预言自己出车祸?

和男朋友交往两年后,我收到她的喜帖。她显然说服了自己的恐婚症。

收到喜帖时,我也「说教」了一番:「嘿,不要辞职喔。我们公司,你要生几个孩子,就生几个孩子,假期都可以配合──总之千万不要辞职在家,手心向上是很辛苦的。」

小芸笑笑说:「我不会,我不是那种人。我对经济问题,比对婚姻更没安全感。」如果要说我坚持着某种「传统」,我也不否认。是的。如果指的是相信「贫贱夫妻百事哀」和「拿人的手短」这两句话,我的确传统。

手心向上,没有人会真的舒服的,除非你的手心上,还真悬着一个超级ATM,会不断地掉钱下来花,你花完无限供给,还会帮你拍拍手。

我有许多贵妇朋友,婚姻幸福,的确不愁吃穿,但也有人怀才不遇,得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慌症:心悸、忧郁,觉得自己快要死掉……当了十年除了喝下午茶和血拼外没有别的工作(但在家中养儿育女日理万机也没真正闲着)的贵妇,人近中年才出来工作……恐慌症好了,而且事业也满成功的。在家中「隐形地位」(指儿女丈夫看她的眼神与态度)也提高了,心也神清气爽了。

人各有其性,我其实很接近「工作狂」──不是为了赚钱而已,我喜欢有事做,或完成一件事情的快感。就算在家没事,不想写稿的时候,我也会整理园艺或自己画画图,做些手工艺,炖一锅牛肉或蹄膀(不要叫我打扫,那真的不是我喜欢的工作);我深刻明白,就算我的头上有个超级ATM──我也是不做些什幺具体的事、灵魂会很快死掉的类型。

完成一件事情,不管如何艰难,对我的人生一直很重要。

如果退休就意指一个人什幺事都不做,只能躺在家里才算休闲的话,那幺,我一辈子都不想退休。

***

不管手心向上可以得到什幺,手心向上的姿势非常辛苦。

我从小就体会到了。

高中就到台北念,生活费很有限,如果到了月底,钱花完了的话,剩下那几天就只能吃吐司和啃水煮玉米过日子。

我向来是个自有主张的小孩,但是如果没好好奉行爸妈的话,很容易被施予「经济制裁」,比如:如果你执意要念法律系的话,我们就不给你学费之类的。

所以,我应该是全国第一个大学考上第一志愿却被断炊的。呵呵,想来是何等不同的经历。

虽然爸妈心地好,没有真正将我完全断炊,但是我充分意识到:吃饭问题乃是人最重要的问题与尊严。

「总有一天我会让自己远离金钱威胁。」我心里是这幺想的。

我从高中开始就有副业,有稿费,也拚命赚取家教费。

这也是我没有成为「不食人间烟火」作家的原因,我的身上到处都裹满人间烟尘,也火气十足。

话说婚姻。不是所有婚姻问题都会出在金钱观上,当然人类有史以来也曾有夫妻虽然贫穷却相濡以沫快乐着。但是,当我们脱离「鸡犬之声相闻」的纯朴社会之后,想要一边饿肚子一边享受幸福实在难,想要一边看脸色一边深爱一个人,也没有文艺小说里写得容易。

在我看来,如果你是一个完全没有经济实力的人,不管是男是女,你的自我会慢慢黯淡。

钱没有什幺了不起,但是如果拥有经济自主权,你的自由比较不容易缺席。

任何破碎的姻缘,仔细剖析来看,其实中间都夹杂着「金钱观实在不能协调」以及「经济槓桿失衡而产生磨擦」的问题。

一个「经济槓桿失衡的婚姻」的婚姻,像晕开的墨水,会染黑了一些本来可以美好的情绪。

多年前,我们家另一半的行业很明显已经在台湾无用武之地,必须到对岸求职,也申请到月薪相当高的工作。

我当然支持。心想:又还这幺年轻,男儿还应志在四方吧。

当时身边亲友的婆妈们(不好具名)非常恳切地来对我说:「那边生活很苦,你何苦让他离乡背井?他可以当你的司机、助理……你这幺忙,他可以帮你啊……」

当然,这绝对不是我们家另一半的主意。这世界上,没出过社会的人,最爱做这一类「为你好」的乌龙建议。

「什幺?」没等话说完,我就「似笑非笑」地说:「那幺,我们先分开算了。我──不喜欢没有工作的男人。这种事,就不用再讲了。」

我心里没说出的话是:如果你喜欢老公当助理或御用司机,请便,但是,别劝我;而且,这对个性很强的老公也是一大侮辱吧。他管人也习惯了,如果他当你的助理,三天没有吵架还真不可能。

不管你强调什幺男女平等,男人也有理由在家让女人养……呵,我做不到。我从小喜欢的是「科学小飞侠男」、「超人男」、「钢铁人男」,我没办法喜欢任何电影里都无法歌颂的男主角。

为我开车?我宁愿搭捷运和计程车。(在此陈述的是我个人的主观想法,如果你很喜欢老公做菜和为你打一切杂,那幺,我也很尊重这样的个人喜好。)

就算他失业去咖啡店打工,我都无所谓,但是,他必须有收入,好歹也要分担家庭开销,不能只是被豢养。

总不能两个人推车到超级市场买菜,然后他就苦苦等着你掏腰包结帐──这种状况,女人还会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的男人?

对我来说,这始终不是一齣好戏。

一个男人好手好脚身心健全,在社会上连谋生都做不到,我也不相信他的心中有自尊。

手心向上是很辛苦的。尤其是男人,在这个「还算传统社会」的社会中。

***

人到中年,看了许多婚姻的开始与结束。

有几位女性友人,工作都很不错,而且比我有「母性」得多。先生工作上遇到小人,或遇到小斗争,小不景气,回家哀哀叫,她便心生怜悯:「回来吧,我养你。」

先生真的变成她的打杂、管事和司机。

绝对不是「百依百顺」的司机,意见超出正常助理一百万倍。

然后还怪她气燄太高。怪她钱给太少。怪自己照顾孩子的时间太多。

若管钱的,就变成一个「挥霍无度」把公司财库当自己荷包的董座。然后,都哀哀切切地散了。要不然,就在诉讼中。

夫妻,是无需每块钱都计较。但若槓桿失衡,谁没有怨言,都难。每个人对钱的使用法真的不一样。

我先生向来有记帐的习惯,他付出的每一块钱,都要注明为什幺。要我这样做,可就疯了。我只管「量入为出」,并不管细节。

如果跟他拿一千元,他也会不自觉地问「为什幺?」,刚开始我会为这件事不高兴。后来才明白是他的记帐习惯,没有特殊意义。

但是,像我们这种自尊心很强,平常多付了钱也没在计较的女人,听到「连这点小钱也要问为什幺」的句子,哪有可能开心。

了解,就好了。

如果我在家当个手心只能向上的人,我想,每天都要闹彆扭吧。

我所看到的幸福婚姻,都是各擅胜场。不管选择什幺,两人都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且衣食无缺。

男人喜欢有自己的玩具,女人喜欢有自己的衣橱。小孩长大要有自己的空间……这一切,都脱不了经济问题。

别再自欺欺人了。

所谓美好婚姻,两个人要甘愿,甘愿里有隐形的均衡方程式。我们乐意将手向下给予,看所爱的人欢笑,也不能缺乏:同时有人将他得到的,放进你的手心里。

本文出自《从此,不再勉强自己》时报出版

手心千万别向上

【想看更多到博客来】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